5.0

2022-09-01发布:

久久精品国产一区二区免费玩弄保险员

精彩内容:

(上)

我姓林,別人都叫我小林,今年26歲,而我的老婆俞顔則比我大9歲,我們的結合可以說有段非常曲折的經曆。

那年我23歲,還是一名在校的大學生。這年暑假,我待在家,除了吃飯睡覺就整天玩電腦,女朋友因爲要去打工,所以沒時間陪我。反正我也不在乎,說實話,我已經不愛她了,分手只是早晚的事情,只是因爲我對她的那對大奶子和那個又軟又緊的小屁眼總是不能忘懷,所以就把分手的事情拖了下來,等開學了再好好幹她幾次就說拜拜。

這天我正在家裏看A片,暑假真的很無聊,只好靠打手槍過日子,正看得起勁,突然聽見門鈴響了。會是誰呢?不可能是父母。他們都去上班了,也不可能是我的幾個死黨,大熱天,誰有閑情逸致來串門。我本不想理會,誰料門鈴竟響個不停,沒完沒了。

「他媽的。」我咒罵的一句,只有去開門。門一打開,我眼前頓時一亮,站在我面前的是個非常漂亮的女人,約莫30歲,長髮披肩,穿著一身天藍色的職業淑女裝。

「先生你好,我是友邦公司的。」美女說著一口很標準的普通話,嗓音很甜美。

但我卻不由皺了皺眉頭,友邦不是保險公司嗎?這個女人是上門來推銷保險的。雖然她的美貌使我有種驚豔的感覺,但是我沒有買保險的打算,所以我不想浪費時間,于是我說道:「不好意思,小姐,我已經有了,不需要再買了。」

她的臉上立時流露出失望的神情,不過她好像不打算放棄,說道:「先生,我們公司最近推出了幾個新的險種,可不可以耽誤你一點時間,讓我給你介紹一下。」

說再多我也不會買的,但是我看見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企求,我是從來都不願意讓女孩失望的,特別是像她這樣美麗的女子。我故意裝出有點爲難的樣子道:「這個……恐怕……

「就一會。」她軟聲相求,聽得我骨頭都酥了。

「那好,進來吧!」我把她迎進了家。

我的家不是很大,只有兩間房間,沒有客廳。兩間房間遙遙相對,中間隔著廚房,廁所和一段走廊。我把她帶進我的房間。

「啊!」剛進房間她就叫出聲來,原來是電視裏正放著A片,我剛才忘記關了。我連忙沖上前把電視關了,說道:「不好意思……」

「不,應該是我不好意思,打擾你看……」她一時之間說不下去,臉上一陣羞紅。

由于我房間裏沒有多余的椅子,所以我給了她一個坐墊,讓她坐在地板上。自己則面對面地坐在電腦椅上。

「先生,這是我的名片。」她遞過來一張名片。我瞧了瞧上面的內容:保險業務助理俞顔。

我點點頭道:「原來是俞小姐。」

「是的。」她微微笑了一下道:「先生貴姓。」

「我姓林。」

「那林先生你今年幾歲。」

「我23歲,你呢?」和俞顔一樣,我也想知道她的年齡。

「我30歲了。」俞顔稍微皺了皺眉頭,或許是對自己年華老去感到有點茫然吧!

「林先生還是學生吧!」

「是的。」

「那太好了。我們公司最近專門針對學生推出一種叫世紀英才的險種。林先生,你先看看資料。」說著把一份資料遞給了我。

我隨手翻了翻,比起資料,我對眼前的這個女人更感興趣。

說實話,她大概是我見到過的最美的女人了,我的女朋友和她比起來簡直就是烏龜賽西施,沒得比,說得有點誇張,不過她真得很漂亮,比起電視裏那什幺趙某,林某某,章某某,徐某某還要美,並且有種成熟的風韻。如此美麗的女子竟然是拉保險的,連我也要爲她感歎時運不濟。聽她的口音應該不是上海人,他媽的上海人就喜歡排外。

俞顔開始認真講解起資料上的內容,看著她化了晶瑩水彩口紅的嘴唇一開一合,別說有多性感。我的心中漸漸湧起一團慾火。由于是夏天,我只穿了一件短褲赤裸著上身,不一會,身上便出汗了。剛才看A片而勃起的雞巴現在更硬了,我只好翹起二郎腿,不讓俞顔看見我的醜態。不過俞顔好像並不在乎我的穿著,只是專心講解著資料。

或許是天氣真的太熱,俞顔不停地用紙巾擦著臉頰額頭和脖子上的汗,並不停用手扇著風。

「俞小姐,是不是很熱?」

「嗯,」

「你等一下。」

我起身從父母的房間裏搬來一台電扇,其實我房間裏是有空調的,不過我現在不想用。我把電扇放在俞顔的側前方,把轉速調到最大,然後按下電源,一股強勁的風力撲向俞顔。

「啊!」俞顔輕呼了一聲。原來是風把她的裙子的下擺撩了起來,幸虧她用手按住,不然就要春光乍洩了。

差一點就看見了,我不得不感歎運氣不好。俞顔講了差不多有十多分鍾,突然她擡起頭,卻發現我正瞄著她的胸部看。她的臉一下紅了起來。

「林先生,你對這個世紀英才還有什幺不清楚的嗎?」

「哦,沒,沒有了。」其實她講解的內容,我一個字也沒聽進去,心裏想的就是如何上眼前這個難得一見的美女。我並不是什幺正人君子,當然也不是膽小鬼,如此美女送上門來,不上就太對不起自己了。何況我已經一個多個月沒碰女人了,老二憋得太久,這對健康可是大忌,生命在于運動嘛!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幹了她。

見我有點敷衍,俞顔也有些意興闌珊,站起來說道:「林先生,資料你慢慢看,我先告辭了!」

「等一等。」我叫道,聲音大得連我自己也嚇了一跳。

「還有別的事情嗎?」

「俞小姐,不瞞你說,保險我也有了幾份。如果你想讓我買你的保險,至少也該讓我知道你的保險條件比我買的優越,否則恐怕……

我點到爲止,給了她一點希望,我想她一定會上鈎的。果然,她說道:「是的,我們的保險是專爲學生設計,絕對比其它公司的條件優越得多。」

「那你等一下,我去把我的保單拿來,我們仔細研究研究。」我到我父母的房間,把我買的幾份保險的報單拿了出來,接著又去陽台拿了一樣東西才回到自己的房間,見俞顔又坐了下來。我走到俞顔的身邊,緊挨著她坐下,把保單遞給她。

俞顔沒在意我的行爲,而是在仔細閱讀保單上的條款。我嗅著從她身上散發的香味,這種香味混合著香水味還有她的汗味,很誘人,讓我陶醉其中,不能自已。

「林先生…啊……」俞顔剛想說話,卻發現我緊挨著她,不由向後靠了靠。

我沒再猶豫,一把把她撲倒在地上。

「不,不要。」

「我也不多說什幺,讓我搞一次,我買你的保險。」

「你,你下流。」俞顔臉漲得通紅,拚命地掙紮。

這倒讓我有些意外,我還以爲她會順從,以前的小說裏不是經常寫到,一些女的保險業務員爲了讓客戶簽單,不惜犧牲色相,怎幺我遇到就不一樣呢?

「別裝正經,我已經答應買你的保險,你就讓我樂樂又有什幺關係。

「不,不要,我不是你想的那種女人,放我走。」俞顔雙手使勁推拒著我,雙腿亂蹬亂踢。

見她這樣掙紮,我倒有些爲難了,放棄還是繼續。他媽的,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強姦又不是什幺大罪,最多坐幾年牢。這樣的大美女送上門,不嘗一口,實在對不住自己。

我不顧俞顔的掙紮,死死把她壓在身下,一手抓住她的雙手固定在她的頭上方,一手下探,從她的衣裙下擺伸了進去,撫摸她的大腿。俞顔的大腿真滑。我還俯下頭,吻著她的脖子,啃咬著她細嫩的肌膚。

漸漸我感覺俞顔的身體軟了下來,似乎放棄了抵抗。我暗暗得意,只要你試過我的性愛技巧,保證一輩子都離不開我了。正當我放鬆警惕的時候,俞顔猛地一掙,一只手擺脫了我的鉗制,然後她一揮,「啊!」她長長指甲在我的頸項間劃了一道長長的口子,鮮血直流,染紅了我胸前一片,並滴到了她的衣服上。

我又驚又怒,想不到她還有這一手,疼痛讓我不由抽了一口氣。

「他媽的,不想活了。」我惱羞成怒,狠狠盯著俞顔。

俞顔急忙用手護住臉,發抖著哭道:「求求你,別打我。」

「他媽的,現在知道害怕了,放心,我從不打女人,不過,你等著瞧,我不會讓你好過。」我粗暴地把俞顔翻過身,拿出剛才在陽台上拿的尼龍繩,把她的雙手綁在背後,再把她的雙腿折起來,和手綁在一起。

「求你,放了我吧!我根本不認識你,你爲什幺這樣對我。」俞顔悲傷地哭道。

「呵呵,現在就哭了,先別忙哭,後面有你哭的時候。」

我用膠帶把俞顔的嘴封住,然後把她移到了空調下面。我拿著遙控器對俞顔說道:「看,我對你多好,剛才出了一身汗,現在讓你吹吹空調。」

我按下按鍵,但空調挂機裏吹出的不是冷風,而是暖風,原來我把空調調成制暖的模式,又把溫度調到最高。然後我走出房間,關上門,留下俞顔一個人。

我很得意,因爲我知道過不了一會,俞顔就會像個母狗一樣求我的。

(中)

此後,我一直待在父母的房間裏看電視。過了一段時間,看看牆上的挂鍾,大約有40分鍾了,時間剛剛好。

行了,好戲可以上演了。

我推開房門,走進自己的房間。房間裏異常的悶熱。一進門,我就出了一身汗。我先把空調關了,然後打開電扇,讓空氣流動。不過房間裏溫度還是很高,起碼有40多度,或許更高。

我走到俞顔身旁,她側臥在地上,手腳都被綁在身後,樣子有些滑稽。我松開繩子,把她的雙腿放下,但手還綁著。我坐在地上,把俞顔抱過來平放在自己的腿上,手穿過她的後頸把她的上身擡起,靠近自己。

俞顔閉著雙眼,神情有些恍惚,大概是熱暈了。臉上都是汗水,汗濕的頭髮緊貼在額頭上、雙頰處。而她的衣服則濕透了,好像剛被雨淋過一樣。透過衣服可以看見裏面的胸罩,是粉紅色的。

我輕輕拍了幾下俞顔的臉蛋,她緩緩地睜開眼睛,見我正微笑著看她。俞顔的眼中不由閃過一絲恐懼,她想掙紮,卻提不起一絲勁來。這也難怪,出了那幺多汗,渾身彷彿虛脫一般,怎幺還會有力氣呢?

「是不是很難受。」我問道。

俞顔點點頭。

「要我怎幺幫你?」我撕掉她嘴上的膠帶,「想說什幺就說出來。」

「我,我……」俞顔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說吧!你不說,我怎幺知道呢?」我知道俞顔現在最想要的是什幺。

「我,我……你、你就會欺負我。」俞顔哭了出來。

「是不是覺得很熱,想把衣服脫掉。」

「嗚,嗚……」俞顔抽泣著,但還是點了點頭。

也難怪她會這樣,房間裏的確是悶熱難耐,即使光著上身的我也有些忍受不了,就別說還穿著被汗水浸透衣服的俞顔了,她的難受可想而知。不過這都是我計劃好的。

我扶著俞顔坐起來,把她身上的套裝從肩膀處扒下,由于手還綁在背後,不能完全脫下,只好把衣服撸到手臂的地方。胸罩也濕了,所以我不由分說把它也扯了下來。

「啊。」俞顔不由輕呼了一聲。

而我則看得目瞪口呆,展現在我面前得是一具絕美的女性裸體:白裏透紅的肌膚上散布著點點汗珠,呈粽子形狀的乳房秀铤而飽滿,乳暈大小適中,粉紅小巧的乳頭聳立在乳暈中央,並上翹著,微微起伏的小腹,還有渾圓的肚臍看上去都那幺可愛。

我沒有停下來欣賞,而是繼續脫俞顔下面的裙子。我一個一個地解開裙扣,然後擡起俞顔的雙腿,把裙子剝離了她的身體。裏面是一件很小也很薄的蕾絲內褲,只能包住陰戶這很小的一部分,有不少陰毛從裆部露了出來。

「俞顔,你真是淫蕩呀,穿這樣的內褲。」我調侃道。

「不,不是的。」俞顔白皙的臉龐刷地紅了起來。

「怎幺不是,你看連毛都露出來了。」

我坐到俞顔的背後,把她的頭往下按,讓她對著自己的雙腿之間,一邊不停地搔著她露出來的陰毛。

「別,別這樣。」俞顔又抽泣起來。

他媽的,叁十多歲的人了,還和小姑娘似的。也幸好她這樣,如果遇到一個性格潑辣的,我就沒辦法了。只是如此軟弱的性格,怎幺會來做保險的呢?說不定,她以前就被人搞過好多回了,媽的,和老子裝清純。

這樣的想法使我變得心硬起來,不再和她客氣。我緊緊地摟住俞顔柔軟的身體,一手握住她的一只乳房使勁的搓揉,一手則隔著內褲摳著她的逼。嘴也沒閑著,不停地啃咬著她的脖子。不一會,她的頸項間,肩膀上都布滿了我的齒印和吻痕。

自始至終俞顔都沒有再反抗,只是偶爾哼哼幾聲,表示她還醒著。否則我還以爲在玩弄的是一具屍體呢?俞顔似乎已經有所覺悟,知道掙紮也沒用,因爲我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不知過了多久,俞顔突然輕聲道:「給我點水好嗎?」

「什幺。」我一時沒有聽清楚。

「水,給我點水,我想喝水。求求你,給我點水。」俞顔虛弱地哀求道。天這幺熱,又出了那幺多汗,也難怪她想喝水。

我一笑,終于讓我等到了。我站起來,去倒了兩杯水,放在她面前,說道:「這裏有兩杯水,一杯是涼的,一杯是熱的。熱的你可以自己喝,涼的要我來餵你,用嘴餵你,你自己選吧!」

我拿起那杯熱的端到俞顔的胸前,突然貼到她的乳房。

「啊。」俞顔的身體猛地相後一縮,「好燙。」

「怎幺樣,沒騙你吧!」我放下杯子,說道:「給你10秒鍾,過了時間就沒有了。」

「求求你,不要這樣對我,你折磨得我還不夠嗎?」俞顔軟軟地說道。

「五秒鍾。」我冷冷地說道,但心裏別說多興奮了。有這幺一個大美女低聲下氣的求你,這份滿足感不是能用語言形容的。

「我,我選涼的。」俞顔盈淚欲滴,咽聲道。

我不再廢話,一把把俞顔按倒在地上,然後喝了一口涼水,便撲了上去,把嘴重重壓在俞顔的嘴唇上。

俞顔本能地緊閉著雙唇,不論我如何用力,變換著角度,都無法使她開口。我大怒,「噗」的一聲,把涼水全吐在她胸前,乳房上,脖子上都是水。我生氣地拍了一下她的臉說道:「你到底想不想喝,你閉著嘴巴讓我怎幺餵你,不想喝趁早說一聲。」

「想,我想的。」俞顔輕聲道。

「想喝就張開嘴,伸出舌頭。」我命令道。

俞顔不再多說什幺,微微張開嘴,伸出粉紅的舌頭。我又喝了一口涼水,含在嘴裏,然後俯下頭,快速地吸住她的舌頭,口中的涼水順著俞顔的舌頭流進了她的嘴裏。

我可以感受到她的喉嚨在不停地蠕動,一口一口把嘴裏的水嚥下去。而我的牙齒咬住她的舌尖,不讓她縮回去。我拚命地吮吸著俞顔的舌頭,幾乎要把她的舌根扯斷。而俞顔只能滿含痛楚地悶哼著。

我連餵了俞顔十幾口水,也不知道她喝下的是涼水多一些還是我的口水多一些。

餵完水,我仍不願意放開俞顔的嘴唇,她柔軟的雙唇香馥的津液使我有些癫狂起來,一遍一遍蹂躏著她的雙唇。

我曾與不少女孩有過接吻的經曆,但如此投入還是第一次。

記得有一次和好友們吃飯,好友阿KAN自吹自擂說他的女朋友長著一張神仙嘴,不僅舌功厲害,舔不了幾下就讓他射了女朋友一嘴,吞下後再和她接吻,一點精液的味道也沒有,還是香噴噴的。

我聽了倒沒什幺,因爲自己的女朋友不爭氣,沒什幺好誇耀的。但我另一個好朋友馬超可不服氣,他說他女朋友長著一個神仙小穴,把純牛奶灌進去再擠出來就變酸奶了,比電視裏做廣告那叫什幺優酪乳的還好喝,特爽口,還補身子,他現在每天都喝一杯,還說下次請我們也喝,說著說著嘴裏啧啧有聲,像似在回味著那酸奶的好味道。我則連忙摀住嘴,怕我忍不住,會把剛才吃的都吐出來,這幫變態的家夥。

這是題外話,不過今天俞顔的這張嘴真是極品,讓我怎幺也吻不夠。

終于我依依不捨地離開了俞顔的嘴,接下去該怎幺做呢?

(下)

我坐在轉椅上,一邊啃著西瓜,一邊看著黃帶。俞顔則躺在我的懷裏,一動不動,也許是睡著了。空調被開到二十多度,從裏面吹出習習涼風,使房間回複到令人舒適的溫度。

我一邊大口吃著西瓜,一邊不停地玩弄著俞顔的一對乳房,撫摸著她光潔的後背、柔軟的小腹。俞顔的乳頭粉紅小巧,不像我女朋友的乳頭是紫黑色,在我前面肯定有不少人吃過吧?好可愛的乳頭,我愛不釋手地捏著,把它拉得很長。

「啊,不要啦。」俞顔虛弱地說道,一邊扭動著身體。

看著俞顔惹人憐愛的樣子,我卻覺得還不過瘾,曲起中指,朝乳頭彈去。

「哎呀,好痛。」

俞顔渾身一震,但雙手被綁在身後,無法遮擋,只好轉身緊貼我的胸膛。但我沒有讓她得逞,只是稍微調整了坐姿,她的身體又滑了下來,裸露的胸部又展現在我的眼前。

我連彈了幾指,越彈越有趣,照這樣下去,練成彈指神通也不是沒有可能,但估計俞顔的一對乳房也要廢了。雖然我的力量不是很大,但俞顔的乳頭似乎有些紅腫,顔色也變得有些深。其中還有幾指彈到乳房上,雪白的乳房上立時印出了紅痕。

「不要了,求求你,不要再彈了,我好痛,求求你。」俞顔不停地扭動著身體,淚眼婆娑哀求道。

如此動人的美女求自己,我倍感得意,倒不是我有什幺虐待的心理,只是覺得還有成就感,比我當年考進複旦還開心。

我說道:「要我不彈也可以,但你必須照著我的話做。」

「我做,我做,只求你別彈了。」

「你是不是處女?」我突然問道。

俞顔遲疑了一下,點了點頭。其實我早懷疑她是處女,因爲剛才我吻她的時候,她的反應顯得很生澀。

「有沒有男朋友?」

「沒,沒有。」

「你老家在哪裏?」

「吉林長春。」

「原來是東北妞。」我不禁捏了一下俞顔的乳房。

「家裏還有什幺人?」

「還有媽媽,不過她沒來上海,我準備安定下來後,就把她接過來。」

「你來上海多久了?」

「一個多月了。」

俞顔的回答令我非常滿意,她只身來到上海,舉目無親,時間很短,不可能有很熟的朋友,這還不讓我爲所欲爲?

「來,舔我這裏。」我指了指我的胸膛道。

俞顔擡起頭,看了我一眼,見我正盯著她,不由一寒,一個多小時的折磨玩弄,已使她對我産生深深的恐懼。她低下頭,伸出粉紅的舌頭。舌尖剛觸及到我的胸膛,便縮了回去。

「舔……」我握住她的後頸,按下去。

俞顔無奈,只好再次伸出舌頭,我感覺到柔軟溫熱的舌頭觸及到我的肌膚。

「好舒服,繼續舔,不許停。」

我控制著俞顔的頭,讓她的舌頭不停地在我胸膛移動。突然我渾身一震,一股強烈的快感沖上腦門,原來俞顔的舌頭舔到我的乳頭。

「不錯,這張小嘴挺會耍的。」

我一邊享受著俞顔的服務,一邊則把手探到下面,伸進俞顔的內褲,揉起她的屁股來。俞顔的屁股又軟又圓,我還從沒玩過這幺好的屁股。比起她的,我女朋友的屁股就像兩塊肥肉,又鬆又肥,他媽的,上面還有毛。

俞顔的小嘴弄得我慾火焚身,我可再也憋不住了。咦,我爲什幺要忍?有這樣的大美女在面前,不上實在太對不起自己的老二了。我還在猶豫什幺,把她幹了,最多坐幾年牢。

我俯下頭,開始狂吻著俞顔,她的額頭、眼眉、臉頰、嘴角、下巴、脖子、肩膀,我的動作是如此的狂野,甚至把俞顔的肩膀都咬破。

俞顔被我突然的動作嚇呆了,而忘記了抵抗。等到她開始掙紮時,卻發現自己已經被我壓在床上。

我扒下俞顔的內褲,把她的下身擡了起來,舉到自己的面前。俞顔的身體被迫後仰,她只好用雙手撐住自己。我分開俞顔的雙腿,盯著大腿的根部。她的陰毛不是很多,只有小小的一簇,但油光發亮,很是誘人。粉紅色的陰唇泛著令人採撷的光澤,且閉合得很好,幾乎是一條細縫。我發誓,從沒有異物剖開進入裏面,而今天我將是第一個人。

我雖然過去和不少女人做愛,但說來慚愧,我還沒上過處女,不過今天我可以得嘗所願了。對待處女當然和別的女人不一樣了,以前我只知道一味的橫沖直撞,即使插得那些女人痛哭起來我也不會心軟,反正最痛的已經嘗過了,這點痛算什幺,她們越叫痛我就插得越狠。不過對俞顔我卻很憐香惜玉,誰讓她是第一次呢?我從不幫女人口交的,不過今天我破例了一次。

我俯下頭,張開嘴,幾乎把俞顔的整個陰部連毛都含在嘴裏。雖然俞顔沒洗澡,但她的陰部味道不算難聞,只有點淡淡的汗味,還算不錯。

記得馬超(我的朋友)說過,其實女人比男人髒多了,下面一天不洗就難聞的要命,所以現在爲什幺那幺多女人都要帶護墊,就是怕逼裏的氣味散發出來。這只是題外話。

我把俞顔的身體折了起來,讓她雙腿挂在我的肩膀上,一手環住她的腰,一手則撥開她的陰毛,伸出舌頭,開始舔她的肉唇。我舔的很仔細,舌頭不停在肉唇上滑動,舌尖甚至鑽進細縫了。我輕輕扳開肉唇,露出裏面鮮嫩的蛤肉和小如米粒的陰蒂,真是好看得想叫人一口吞下。

我不由加快舔拭的速度,並加重力度。果然,很快,俞顔便開始輕聲呻吟起來,陰蒂也勃了起來,比剛才大了好多,像粒花生米。我一口把它含在嘴裏,用牙齒輕咬著。

「啊,哦,嗯……」

俞顔大聲呻吟著,從陰道裏已開始分泌黏液。

「求求你,停下來,我不行了,求求你……」

我當然不能給俞顔喘息的機會,更努力地舔弄。俞顔的呻吟聲越來越響,到最後只是毫無意義的哼叫。

終于她高潮了。

高潮後的俞顔分外誘人,雪白的身體布滿汗珠,臉色绯紅。只見她緊閉著雙眼,眉頭微蹙,嘴角不停地抽動著,似乎正在回味剛才高潮後的余韻。

看著俞顔這般摸樣,我再也忍耐不住了。我深深吸了一口氣,似乎要打消心中的憂郁和怯懦,畢竟這就不算強姦,也是性侵犯,一旦被告發,我這輩子就完了。可是眼前的俞顔,我實在不願錯過,我想我再也遇不到如此的美女,不幹實在太可惜了,更何況是自動送上門來的。

我穩定了一下情緒,輕輕扒開俞顔的雙腿,放到自己的腿上,讓她的下身靠近我的。俞顔似乎沒什幺反應,任我擺布。我夾住自己的陰莖,讓龜頭輕輕頂在肉縫上,深呼吸了一下,然後猛地向前一插,碩大的龜頭推開柔軟的肉門,進入到裏面。

我覺得有什幺東西好像阻擋著龜頭的前進,那大概是處女膜吧!我奮力向前沖刺,把陰莖推到陰道的深處。我立時感到一種窒息的緊繃,真的好緊,到底是處女,夾得好爽,我幾乎要射出來了。

「啊……」

俞顔大叫一聲,眼淚奪眶而出,整個身體幾乎要跳了起來。我連忙握住俞顔的大腿,把它舉過俞顔的頭頂,然後依靠身體的重量往下壓,一方面讓陰莖插得更深,另一方面又不讓俞顔亂動。

我快速地擺動著自己的腰,讓陰莖在窄小的肉道裏馳騁。我一邊插,一邊不停地揉捏著俞顔的乳房,使她的注意力不能完全集中在下身的疼痛上。俞顔的叫聲越來越輕,並帶著一些哼聲,我知道她有了快感。

「嗯,不要……停……我不行了……」

果然,不一會,俞顔常常呼了一口氣,似乎帶著某種解脫。

「既然不疼了,那就享受快感吧!」

我俯下頭,含住俞顔的一個乳頭,吮吸著,一只手則伸到我和俞顔身體的結合處,摸到了她的陰蒂,按住,快速地震動著。

如此多重的調弄使俞顔忘記了她是在被我侵犯,大聲大聲地呻吟著。她雙手緊緊摟住我的背部,使勁地揉著,甚至還摸到了我的屁股,現在的她已忘記了一切,只想充分地享受性愛。

「用力點,不要停……再大力一點,把我的小穴插爛……」

我想不到文文靜靜的俞顔會如此狂野,喊出這幺淫蕩的話。這也難怪她會這樣,誰讓她運氣好,碰到我這個作愛的頂尖高手,不僅本錢厚,而且技巧出衆,令無數女孩竟折腰。

記得我讀大一的時候,我們學校新聞學院有個大四的女生,外號叫叁個壯漢餵不飽,我和她做了一次,她在床上整整叫了一個下午。後來幾個朋友告訴我,他們在門外也聽了一個下午,聽得腿都軟了,可見戰況是如何的激烈。到最後,那個女生竟然昏過去了,我卻啥事也沒有,做好以後,反覺得神清氣爽。

對付那幺淫蕩的女孩尚且如此,更別說是處女的俞顔了,一切竟在我掌握之中。我奮力地抽插著,每次都要把陰莖插到最深出,龜頭幾乎要進入子宮裏面。雖然俞顔的陰道很緊,但通過淫水的潤滑,活動起來到不十分艱難。

我整整插了半個小時,身下的俞顔不知來了幾次高潮後終于不動了。我想,她或許太累了。而我也差不多了,我把陰莖插到最深處,炙熱的精液通過尿道迸射出來,灌滿了俞顔的處女子宮。

我抽去陰莖,然後去衛生間洗了一下,然後拿了一條毛巾,爲俞顔擦乾淨下身。我本想抱她洗澡的,但她已經睡著了。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俞顔幽幽從睡夢中醒來,一睜眼,眼淚就流了出來,她想起剛才的事情了。

她坐起身來,看見我在看她,表情有些無奈:「我終于被你……」

俞顔再也說不下去,而俯身大哭。我連忙沖上來,把她摟在懷裏,輕輕撫著她的背,不知從什幺時候起,我開始對她溫柔起來。

「我恨你,我恨你……」俞顔把頭埋在我的懷裏,雙手不停地垂打著我的胸膛,「你怎幺可以這樣對我,怎幺可以這樣……」

「別哭了。」我抓住俞顔的雙手,不讓她再打下去,「別再哭了,已經發生的事情就別再多想了,相信我,我會好好對你的。我要娶你!」

我不知道爲什幺會這幺說,但是這的確是我心裏話。俞顔擡起頭看著我,表情很驚訝,一時說不出話來。這就是我第一次,和我老婆相遇的情景。 久久精品国产一区二区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