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有关于我的母亲

精彩内容:

   我跟在媽的後面望著她的背影。媽穿著一件長的黑色露背洋裝,下襬蓋住膝蓋,沒穿尼龍褲襪,腳上穿著一雙高跟涼鞋。

「 怎樣?好看嗎?」媽回過頭來問我

「很美。」我和爸同時回答,媽拉著爸爸的手臂,我尾隨在媽的後面看著媽苗條的身材。

裸露的背部,有一條細帶子圍繞在媽的脖子,很明顯的媽有穿胸罩。

    在舞廳裏呆了將近一個小時,我仍然單身一個。來的賓客大都成雙成對, 我發現在這裏,要接近女人很困難。

    我想喝些飲料可能會鬆弛一下我的不安,在吧枱又遇到媽;媽問我:「有沒有遇到合適的女孩?」

「沒有」

「我們到外面花園散散心吧!」媽安慰我,將手插入我的手臂。到了花園裏媽跟著我閑聊,大都是她在說話,我只回應她的話。

再回到舞廳時,爸正找我們,他說他可能馬上要離開。

「你到那裏去了,我都找不到你。發生什幺事了? 」媽急切地問。
 
「我在貴賓室用電話和出版商聯絡事情。」

「結果呢? 」媽問道。

「真對不起,有些事必須要我去辨,明天一大早就得坐飛機去。」

「那我怎幺辦?」媽像洩了氣似的。

「妳留在這,和兒子繼續玩。」爸轉向我說:「你可以陪著媽吧?」

「當然!」我又能說些什幺呢?

「那我先坐計程車回家,去整理明天的要帶去的資料,車子讓你開回家。」爸說著把車鎖匙交給了我。

「記得照顧好媽唷!」。

    我有些失望,因爲今晚我不能聽到他們的做愛聲了。而我很想聽媽被爸幹得受不住的呻吟聲。我可以,一面聽媽嬌柔的呻吟,一面自慰,鬆弛我的神經。

我們拿著飲料,在舞廳外的花園散步。媽問我想做什幺。

    舞池上的樂隊,正演奏著新的而有節奏的音樂。幾首快速的節奏後,終于來首慢步歌曲我曉得媽喜歡跳舞,她愛慢步的歌曲。

    第二首舞曲開始播放時,媽問我要不要跳舞,我說好,結婚時除外,我已經將近十年沒跟媽跳舞了,青少年時媽教我跳舞,我所有的舞步都是媽教我的。

    開始跳時,我有些笨拙,像倆個陌生的舞伴,保持一定的距離。但在舞曲將結束時,媽的身體緊緊地貼近我,並且將頭依偎在我的肩膀上。

    對我們來講,並不覺得奇怪,教我跳舞時常說:女人喜歡墊靠在男人的肩膀增加跳舞的氣氛,媽也不例外。

    音樂又響起了二步舞,媽拉著我再進入舞池,舞廳有點暗,隨著溫柔的音樂慢慢的跳著,我貼著媽的臉,又摟著她的腰,媽也摟著我的頸,紅熱的臉貼在我的臉上,前身全都緊緊貼著。

    我接觸到她柔軟的乳房和腹部,她的兩腿擺動著,清楚地感到媽結實的腿對我的撞擊,撞擊著我的心,我真不願意音樂停下來,永遠響下去。

    我倆,全身緊貼著,媽又一次擺動著小腹,撥動著我微軟的肉棒,媽微笑地看著我,我們雙雙進行精神的作愛,久久不想放開。

    我比媽高出一個人頭來,跳舞時,有時候我的眼睛會越過媽的肩膀看到媽的背部,媽剛好穿著一件由腰開始的露背洋裝,抱著媽舞動時每一輕微的移動的,媽所穿的布料也跟著移動我從背部往下看就看到媽的內褲。

    連續兩首的舞曲,我都集中精神在她的背部以下的地方,我不但很清楚地看著媽的有花邊的丁字內褲也看到媽白白的兩片翹起的屁股

    我心裏很吶悶,媽已經54歲了,竟然還跟年青人趕時髦,穿丁字褲,不知會不會難受。難以置信地,我的下面竟硬了起來,我一直注意著媽的屁股,當背部的布料跟舞步舞動時,我盡可能想看個透徹。

    後來我發現,媽的屁股後翹結實,穿露背洋裝,緊密地包住臀部,穿內褲的話就露出原形。丁字褲就讓人有無限的遐想。

    當我進入深思時,媽對我說了些什幺?我沒聽進去,只嗯---嗯。是--是--。繼續沈默陪著媽跳舞,不自覺地將環抱著媽腰的手,緩慢地撫摸向媽平滑的背部,偶爾撥開露背布衫的領口,看著媽雪白的屁股。

    約有一分鍾左右,媽沒什幺反對,我繼續撥弄布料,老二硬得如鉄棒戳向媽的腹部,我想她也會感覺出來,因爲我們貼得很近。

在不斷地碰撞下,媽發出哼…哼的呻吟,我確定媽是感覺到我的戳撞。

「媽! 怎幺了?」我明知故問地關心。媽紅著臉轉移話題說:

「你的手撫弄著我的背讓我覺得很舒服。」

    我們持續地跳舞享受我的撫摸,結朿前我摟著媽的脖子吻了一下。媽沒說什幺,我又吻了一下,這下子媽的身體繃緊。我想我是色醉了。

「媽!今天玩得真開心。」我用話來引開。

「咱們很久沒有一起跳舞了--哦----我真的很開心,我也很喜歡這樣」媽說著停止了跳舞。緊密地貼近我的嘴唇,吻了我一下。比平常的接吻還久一點,我可以聞出媽呼吸的氣息。

「兒子!我愛你。」媽從我身上退後一步望著我。

「再來,我們要怎玩?」我問媽。

「我們回家吧!」我們牽著手走向停車塲。

進入車入,我要發動車子時,媽頭靠在我的肩膀上問我:「我這樣可以嗎?」

「當然可以。」我順勢緊密地環抱著媽的肩膀,媽閉著眼睛,我以爲媽累了想小睡一會,怛她還很清醒,從街道上的路燈照射過來的光,我可以看見媽右邊的乳房,媽的上衣是寛鬆的,看到的奶頭並沒有上翹,整個乳房很飽滿,越看越想用嘴去吸吮。

    回到家裏,媽問我是不是要去睡覺了,我說: 「媽!如果不想睡,我可以留下來陪妳。」。

「謝謝你,我是很累,但跟你跳完舞後,我想我今晚可睡不著了,我上去看看你爸爸在幹什幺,順便洗個澡。」

「我也要清洗一下,等一會客廳見。」我握著媽的手走向樓上各自的房間,我的心砰砰地跳動著,想著即將要發生事情。

    十五分後,換上短褲,我急忙下來,媽已坐在客廳,身上穿著一 件有花邊的睡袍,裏面一件短內褲。剛好蓋住屁股露出一雙美腿,媽走到吧枱倒了杯牛奶來喝時,從半透明的短內褲,可看出媽沒有把丁字褲換下來,因爲我看見黑色陰毛。我看了之後,又硬了起來。

「你爸爸已經睡了,我們聊天時輕聲點,不要吵醒他。」媽喝了口牛奶,嘴唇上還沾滿牛奶對著我說。我望著媽大笑。

「你笑什幺?」媽用不解的神情問我,我靠近媽,用拇指把媽嘴唇上的牛奶擦掉。

當我觸摸媽的嘴唇時很明顯的我們都很緊張,一時都說不出話來媽打破沈默。

「要不要也來杯牛奶?」。

「好!」。

媽回頭去吧枱拿杯子,我望著媽抖動的屁股走向吧枱。

「哎喲…」媽轉了回來。

「怎幺了?」我急忙上前去扶住媽。

「腳有點抽疼。」媽靠著我說:「今天忙了一整天,又跟你跳了一整晚的舞,肩膀有點僵硬。」。

    「我來!」說著,我將媽的牛奶杯放在桌上,走到媽的背後,幫媽按摩肩膀,媽靜默地接受我緩慢而從容的揑揉。媽發出舒暢的呻吟聲說出:「 對,就是那兒。」媽抓住我的手從頸椎到肩膀再往背脊。

    按摩了將近十分鍾,並沒有要我停的意思,當按到背部的脊椎時,媽的身子向前傾斜時,我順勢左手嗚著媽的乳房,右手按摩背脊,我的肉棒像石頭一樣堅硬,已經從我的運動短的一旁褲管露出頭來,我彎著身體與她的屁股保持距離,不想去碰觸到她。

    她睡衣的細帶已經掉到她的肘部,睡衣已經掉了很多。這一來把媽的乳罩細肩帶由肩膀上落了下來鈎在媽的奶頭上,媽閉著眼睛享受,並沒有發覺。

    我一直在猜測媽的感受是否和我一樣想要彼此,或只是我的一廂情願---我內心充滿了要跟媽性交的欲望,不知如何向媽表明,我貼近媽的屁股,雙手停止按摩—彼此沈默了片刻,媽一定感受到我的老二在她兩腿間的屁股溝。

    在媽開始要反應我的大膽魯莽之前,我從背後抱住媽的兩個乳房輕輕地揉搓,並且吻著媽的脖子,下面也不停地戳擦媽的屁股,因爲我已經停止按摩她的肩膀,她感覺到我的龜頭在她的軟嫩的屁股亂鑽,我沒猜錯---媽還是穿著丁字褲。

    媽的呼吸加快…我用手指揑揉著媽的奶頭,媽已接近瘋狂地大叫-噢…噢…傑克…傑克…我急忙用嘴捂住媽半張開的嘴巴。

「媽…這會吵醒爸爸!」。

媽也驚醒了過來,將雙手蓋在我手上,配合著我的手按摩著她的奶頭。

「噢--噢---。」媽不斷地呻吟,要不是我緊抱住媽,她可能就要灘倒在我腳前了。媽轉過頭來,我們的嘴唇馬上接合在一起,我的手在媽光滑的後背和兩片屁股放肆的來回遊走,舌頭在口腔內激烈地打轉著。

    同時做兩件激情的動作,我已經不顧慮到後果了。抱著媽溫軟的身軀,我的雞巴硬得把持不住,狠狠地頂在媽的小腹部,牽得我小腹隱隱作痛。媽也很激動,氣喘籲籲地。我抱起媽坐在廚枱上。

    媽雙腿開著,我的下體剛好頂在中間,媽一面激情地吻著我,一面試圖用手指將丁字褲從夾在兩片陰唇中移開。

    我的手向下摸索著,最後把手放在媽的小腹上,我的手掌能感覺媽小腹下面像絲綢一樣、黑黑有彈性的陰毛並不濃密,但長黑卷曲而有光澤,向外擴張至腹部大腿內緣,丁字褲的布條覆蓋著陰唇。我把托住陰部的細帶子拉了下來。

「媽。可不可以…?」我用眼神掃向媽的下體,順手將丁字褲脫下。

媽的大腿聽命地爲我大開,我翻開陰唇,在那裏吻著。

「媽!這真是個最美妙的地方!」。

「太激情了,天呀!傑克;怎幺會變成到這種地步呢?」。

「剛才在跳舞的時候,我從媽妳裸露的背部往下看就看到妳的內褲。連續兩首的舞曲,我都集中精神在妳背部以下的地方,我不但很清楚地看到媽妳的有花邊的丁字內褲也看到妳白白的兩片翹起的屁股。我爲妳而勃起,我想妳也有感覺到。」。

「原來你那幺麽壞。」。

「誰叫妳那幺性感向我發出女人味?」。

「我們的關係,我不知道該怎幺辦?」。

「媽! 我愛妳,”我抓住老二往兩腿之間磨,擊打幾下後就插入洞內,剛進入時,就感覺要射出來,再用點力一推。

「阿--呀--慢點--」媽咬我的肩膀避免發出聲音,我驚奇到媽的陰道竟如此的緊。

「慢慢來…傑克;慢點。」媽瞪著我的眼睛,捧著我的臉,當我們四目相投時,我已全部進入裏面了,靜止在裏面,彼此互相望著,我抱緊媽,下面開始慢慢進進出出,媽也撫摸我的背,肩膀,輕聲細語地說:「太妙了,傑克;對了就這樣幹我」。

聽到由媽口中說出『幹我』。

    對我來講,我幹的是一位,從小就尊敬熟悉的母親,並且要射在她身體內,有一種禁忌突破的快感和惶恐。太刺激了,毫無預警地就射進媽的裏面,隨後媽的陰道也跟著我射入的熱精液收縮,身體無法控制地抖起來。

「媽我射到妳的裏面了。」

「哦。。哦。。」媽緊抱住我,又再次咬著我的肩膀。

「媽,我們倆的肉體已交合在一起了。」我抱住媽不停地撫摸她的背肩。

「不要說了,我出來了,讓我放鬆一下。」媽將夾緊的雙腿放了下來。

「媽!我還在妳裏面。」和剛進入時,一樣的硬,媽夾了夾兩下。在我肩膀上耳語。

「我愛你!傑克; --噢---我最親愛的兒子!」媽似乎無法控制跟自己兒子親蜜的感覺,閉著眼睛用嘴唇,胡亂地吻著我的臉頰,近似瘋狂。

「媽!我也愛妳。」我也在媽的臉頰親了一下。

「好高興能用我這來親近妳。」同時下面頂了一下。

    我這麽一說,媽的陰道又一次的收縮,我的龜頭明顯地感到一陣溫熱,媽緊緊地抱著我,緊緊地夾著在她裏面的肉棒,我緊緊地抓住媽的兩片屁股。

「噢…不要再說了。噢…」媽也跟著上下搖擺。

    突然,她滾燙的臉孔緊緊地偎依在我的頭頸上,兩只手死死地抱住我,全身抖動起來,屁股激烈的聳動著,發出『哦---哦--』的震天眩地的哭叫聲﹗

    蕩人心魄,全身隨即僵硬,像一團火焰在她的身體裏爆炸,受到粉碎般的強烈高潮的襲擊,在黑暗中,不斷的散出爆炸的白光。

    我頓時不知所措,完全驚呆了,怎幺啦,我做錯了什幺事了?本能地緊緊摟抱著媽,拍打著她的背,像哄小女孩哭似的,一邊吻住她的唇,一邊拍打著她的背,讓媽平靜下來。

    媽的全身依然跳動著,胸部激劇的起伏,雙手緊緊摟抱著我的頸,過了好久,才慢慢地平靜下來,偎依在我胸上平靜不動了 四周一片沈靜,只聽到激情過後我倆安詳的呼吸氣息。

媽清醒過來後,還抱住我的腰,含情脈脈地問我:「舒服嗎?」

我撫著她的臉,歡愛過後的臉份外豔麗嬌憐,感激地答道:「舒服。」。

我倆將下體分開後一起到衛生間沖洗好,各自回到床上。

第二天清早,我還沒醒來,媽已開車送爸爸到機場回來!


                           完。